您的位置 : 首页> 古代言情> 重生后保护我方祖母

更新时间:2024-06-08 06:28:32

重生后保护我方祖母

重生后保护我方祖母 沉落月 著

重生后保护我方祖母沈如樱青云古代言情

叫做《重生后保护我方祖母》的小说,是作者“沉落月”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,主人公沈如樱青云,内容详情为:“姐姐,你若想抢我郎君,让给你便是。你何必狠心,要害死祖母?”1我话音刚落,嫡姐沈如樱的脸,变得惨白。旋即暴怒而起,一巴掌狠狠落在我脸上。“你打翻祖母的药,竟然还敢当着父亲母亲的面诬陷我!”“姐姐自问平时待你不薄,你怎么如此狼子野心?”一番控诉后,沈如樱掩袖哭泣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自小被祖母养大,嫡姐为了抢我亲事,不惜给祖母下药。

祖母死后,果然无人阻拦,嫡姐顺利嫁去侯府。

大婚当日,她对我轻蔑而笑,“妹妹,你有什么争得过我?”

她偷了父亲的兵符,让一群士兵将我掳走,三日后衣衫不整地扔下马车。

父亲大怒,母亲斥责我丢人,让六七个下人用白绫狠狠勒死我。

临死前我发下血誓,若重来一生,我必报复所有人!

果然再睁开眼,我回到了祖母病重那日。

嫡姐装作乖巧端着药碗,要亲自给祖母喂药。

我扑过去打翻,学着嫡姐那样柔弱可怜,跪在父亲面前。

“姐姐,你若想抢我郎君,让给你便是。

你何必狠心,要害死祖母?”

1 我话音刚落,嫡姐沈如樱的脸,变得惨白。

旋即暴怒而起,一巴掌狠狠落在我脸上。

“你打翻祖母的药,竟然还敢当着父亲母亲的面诬陷我!”

“姐姐自问平时待你不薄,你怎么如此狼子野心?”

一番控诉后,沈如樱掩袖哭泣。

看的父亲瞬间心疼皱起了眉。

父亲厌恶瞪我一眼,“如兰,平日里没大没小没规矩,还没跟你算账。”

“如今在你祖母床榻前,怎能容你这样瞎胡闹?”

“来人,把二姑娘拖出去,重打二十棍子!”

我抬头看向沈钦,我那一向偏心的父亲。

因为我是小娘所生,他从未多看过我一眼。

上京人人都夸赞沈钦,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夫婿。

宠爱极了大娘子,府中只有一个过世的小娘,还未发达时的糟糠妻。

奈何小娘福薄命薄,早早的生病去了世。

沈钦更是和自家大娘子恩爱如胶似漆,相互扶持,成为上京勋贵们的典范。

就连官家都亲自点名表扬。

可就是这样一个好夫婿,好父亲,不分青红皂白,就要对我动用重刑。

府中那些护院,听到主君如此吩咐,三两步围了上来。

我的贴身侍女青云扑了上来,哀求哭喊。

“主君,大娘子,不可啊!”

“我们家姑娘身子娇嫩金贵,怎么能这么重打,二十棍子下去,姑娘就没命了啊!”

青云纵然是哭哑了嗓子,我爹也不会松口的。

我瞥了一眼沈如樱得意看好戏的表情。

又低头看向躺在床榻上,呼吸微弱的祖母。

只要祖母没事,我愿意豁出去。

我当即学着嫡姐平日里装娇柔,扮柔弱的样子,楚楚可怜的跪在父亲跟前。

“父亲,我亲眼看到姐姐在祖母药里下了毒,她说只要害死祖母,就没人拦着她抢我婚事了,这样她就能顺利嫁入侯府。”

2 四周一片死寂,嫡母和沈如樱面面相觑。

她们或许在惊讶,为何密谋的事,居然被我得知,还这样堂而皇之地当面说出来,重重地下了她们的面子。

“你这个小贱蹄子,瞎说什么呢!”

嫡母怒气冲冲,扬手又要给我一巴掌。

我灵巧闪躲过去,使劲抱住父亲的大腿。

“父亲,你平时最注重孝道,如果不信女儿的话,大可以让大夫检查姐姐刚刚端来的药,查看是否有毒,一验便知。”

我太了解这个父亲了。

他虽然一向宠爱大娘子和沈如樱,可若是和自己的官威名声比起来,那都不值一提。

如今,我把他孝顺的名声搬出来。

无论大娘子如何阻拦,药是肯定会查验的了。

“去请府中大夫来,查验。”

父亲一声令下,嫡母和沈如樱都慌了神。

嫡母拦住父亲,“官人,这个小贱蹄子就是看不得我们樱儿好,她那张嘴里说出来的话,你也信?”

父亲声音不咸不淡。

“信不信的,查验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嫡母恶狠狠地瞪着我,沈如樱脸色雪白。

一炷香之后。

大夫一脸凝重,“回主君,药里确实有毒,是鹤顶红。”

沈如樱慌忙跪在地上。

“父亲,女儿冤枉啊!”

“女儿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鹤顶红!”

我朝着青云使了个眼色,她点头会意,将收买的下人带上来。

那个下人是沈如樱房里的。

亲眼看到沈如樱让人在祖母的药里下毒,就将看到的一五一十,全部说了出来。

父亲脸色铁青。

把桌上的茶杯都徒手捏碎了。

“去祠堂罚跪!”

3 所有人离开祖母的院子,我才从地上站起来。

腿早就已经酸软无力了。

查看祖母确实没有大碍,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青云愤愤不平,“主君真是偏心,大姑娘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,居然只是在祠堂里罚跪!”

我低头笑了笑,示意青云隔墙有耳。

以后这种话都不要再说了。

毕竟,父亲的偏心,又不是从今日开始的。

既然重活一回,我最想做的就是保护好祖母,报复他们所有人。

至于像缺失的父爱这种听起来就不靠谱的东西,我不会再奢求。

我让下人们都回去休息,我亲自守着祖母。

到了后半夜,祖母迷迷糊糊醒了。

“兰儿?”

祖母唤我。

迷迷糊糊睁开眼,我连忙扶着她起身。

祖母紧紧攥着我的手,目光中满是关切。

“兰儿,只要祖母还有一口气,就不会让人抢了你的亲事。”

我笑着轻轻摇头。

“祖母,兰儿不嫁人了。”

我的声音虽然柔和,却掷地有声。

前世,就是因为我和永昌侯谢孤舟情投意合,永昌侯不嫌弃我是个庶女,三书六礼向我下聘提亲。

却不料,父亲和嫡母无论如何都不同意。

他们早先就看中了永昌侯做女婿,想把沈如樱嫁过去。

于是提了条件,永昌侯如若想迎娶我,必须要娶沈如樱为正妻,送我陪嫁过去做妾。

永昌侯不同意。

嫡母便想出一个法子,让沈如樱取而代之,先自作主张嫁过去,等成完亲拜完堂,永昌侯再后悔就晚了。

所有人一拍即合,只有祖母站出来反对。

“只要我老婆子还活一天,你们就休想抢兰儿的婚事!”

祖母一怒之下病倒了。

我日日祈求祖母能早日康复,却不料病情越来越严重,最后居然直接咽了气。

直到沈如樱出嫁前夜,我才偷听到她和嫡母的对话。

她为了嫁给永昌侯,居然不择手段,给祖母药里下毒!

4 祖母一脸不解地看着我。

“兰儿,是不是他们又逼你了?”

“你别怕,祖母就是拼了这条老命,也要帮你保住这门好亲事。

谢家满门忠烈,永昌侯是个值得托付的。”

祖母握着我的手,语重心长。

我垂下头,脑海中浮现出谢孤舟温润如玉的脸。

祖母,我自然也知道,谢孤舟是值得托付的。

可咱们家是龙潭虎穴啊。

如果要在您和谢孤舟之间选一个的话,我必定放弃他。

您的养育教诲之恩,我尚且还没报答,如今怎能将您置于危险境地,自己去嫁入豪门?

我笑着安慰祖母,“祖母别担心,若是真有缘分,永昌侯发现娶的人不是我,必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祖母见我没有被逼迫,果真自己想开了。

便也不再为我过多操心,躺下好好休养身体。

接下来的几日,我日日夜夜守在祖母身边。

她入口的药膳,必定由我先试毒,尝过之后,再送入祖母口中。

几日后,青云跑进我房中,一脸愤懑。

“姑娘,主君已经将大姑娘从祠堂里放出来了,现在跟没事人似的,真是气人!”

我怔了怔。

又笑着接受。

果然,沈钦还真是疼爱他的宝贝女儿啊。

就连犯下毒杀长辈这样大逆不道的罪,都能以跪几日祠堂了事。

早在我次次帮祖母试毒时,祖母就看出来了。

她趁着无人时问我,“兰儿,你这样小心防备,可是有人给老婆子我下毒?”

我点了点头,叮嘱祖母一定要多加小心。

祖母却不屑轻笑。

“这些宅子里的腌臢伎俩,就从来没断过。”

祖母这一生,过得也实在不易。

她的夫君就是个偏爱妾室的,没想到生个儿子,也走了老子的老路。

我娘本是父亲的糟糠发妻,却在他发达之后,把我娘降妻为妾。

原本应该是嫡女的我,也生生成了不被人待见的庶女。

所以祖母怜惜我小娘,也怜惜我。

祖母瞧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“兰儿,过几日就是花朝节了,你也不必日日守着我,出去逛逛吧。”

5 每逢花朝节,上京总是最热闹的。

刚刚出了府,青云就悄悄递给我一封书信。

“姑娘,是谢侯爷叫人送来的。”

我急匆匆打开。

果然是谢孤舟的字迹。

他约我在城西王氏糕点铺门口相见。

自从上次提亲下聘,他拒绝了父亲让我做妾的提议,坚决要娶我做正妻。

之后还不曾见过我。

青云问我,“姑娘,去不去?”

我轻笑,“当然要去。”

不过,我可不是去解什么相思之苦的。

往后的每一步,都是杀招在等着我,我必须提早做好准备和防范。

远远看到王氏糕点铺下,谢孤舟身着白色锦衣,手拿一把折扇,正在四处张望着等人。

一个从小习武之人,居然还学会拿折扇学那些文人墨客的做派,装起斯文来了。

我忍住笑意,轻轻走向前。

谢孤舟看到我的那一刻,眸子里瞬间染上惊喜。

“如兰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!”

我循规蹈矩,头上戴的帷帽从未拿下来过。

见谢孤舟这样欣喜,我也忍不住跟着放松,可下一刻,我又想起要紧事来。

“小侯爷,有两件事,如兰想请小侯爷相助。”

谢孤舟笑着答应。

等我说完,他脸色一点点变沉重了。

“你说的可都是真的?”

我点点头,“小侯爷一定记得答应我的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很快我便带着青云回府了。

我刚走到府门口,就被一群人围上来拦住。

他们让开一条路。

府门大开,沈如樱神情倨傲地从里面走出来,用鼻孔看我。

“沈如兰,没有母亲的命令,你居然敢私自出府?”

我淡淡回,“是祖母应允的。”

沈如樱听到祖母二字,就皱起了眉,当即冲我翻脸。

“你住口!”

“沈如兰,别以为你在祖母身边长大,又有永昌侯向你提亲,你就从此可以站起来说话了!”

“卑贱的庶女永远都是庶女,就算是飞上高枝,也成不了凤凰!”

我淡淡地听着。

莞尔一笑,“姐姐教训的是。

如果没有别的事,妹妹就要回去照顾祖母了。”

我带着青云越过她。

眼看着沈如樱脸色铁青,气愤地瞪着我。

却不敢真的对我怎么样。

背后传来小声嘀咕,“等着吧,等我顺利嫁给了永昌侯,有你好果子吃,且看你先蹦跶几天!”

我背对着她直视前方,唇角轻轻勾起。

姐姐,前世怪我没脑子,回回上你的当。

这一次,到底谁输谁赢—— 且看各自造化了。

6 大婚之日越来越近。

每当我想要出府,就会从院子里突然窜出一群家丁和府兵,将我团团围住。

“主母有令,二姑娘禁足不许出府!”

我便识时务地退了回去。

唇角微微勾起。

刚才我并没有想要出府,不过是试探。

试探一下,沈如樱和嫡母的做法,是不是和前世一样。

事实证明,我的判断是正确的。

他们依旧想用前世的方法李代桃僵,让沈如樱顺利嫁过去再说,至于之后的事,就只能让永昌侯打碎委屈往肚子里咽了。

毕竟把人家清白的姑娘都迎娶进门了,他不能再做悔婚的事。

可这次,就不一样咯。

我日常一日三次去祖母房里问安。

其余时间,就让青云摆上一大盘瓜子,我们俩坐在一块,一边看着折子,一边嗑着瓜子。

大婚那天,沈如樱果真穿了一袭华贵的大红嫁衣。

专门跑来跟我耀武扬威。

“妹妹,从小到大,你有什么争得过我?”

“你以为永昌侯喜欢你,你就能嫁过去吗?

你错了。”

“父亲疼爱的人是我,就算是有那个死老太婆帮你撑腰又能如何,将来永昌侯夫人还不是我?”

我原本只当是在狗叫。

可听到她居然这样堂而皇之地骂我祖母。

我扑腾站起来,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。

沈如樱气坏了,她为了炫耀竟然连个丫鬟都没带过来。

“你这个小贱蹄子!”

“居然敢打我这个嫡女!!”

我冷笑,“打的就是这张不干净的烂嘴。

要是学不会尊重长辈,沈如樱,我不介意用巴掌教你。”

沈如樱自幼心高气傲。

她被打了一巴掌,怎么可能善罢甘休?

当即便叫嚣着让人进来把我打死。

却不料,祖母从我身后的内室走了出来。

“就你这副样子,还好意思自称沈府嫡女?

我们沈府可丢不起这个人!”

沈如樱就像被雷劈了一样。

不可置信回头。

“祖……祖母?”

“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7 沈如樱想让人进来打死我,因为祖母的出现,她灰溜溜地逃走。

或许她做贼心虚,也害怕祖母若是真的阻拦她,她必定嫁不成。

我这才明白过来。

往日她那样欺负我,不仅是爹娘给了她倚仗—— 更因为我一向因为小娘的事,自暴自弃,给她当软柿子捏。

才给了她那么多可以欺负我的机会。

接亲的队伍渐行渐远。

祖母一脸担忧心疼,“兰儿,你当真甘心,就这样被她抢走这门亲事?”

我丝毫不慌。

回头笑着扶祖母坐下。

“祖母放心,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话说得好。”

“倘若是自己的,别人抢也抢不走。

倘若不是自己的,哪怕再努力去争取,到头来也是黄粱一梦,一场空罢了。”

祖母拍着我的手,哈哈大笑。

不过我猜的当真分毫不差。

大婚当日,还没过了拜堂的时间,沈如樱就被狼狈地给送回来了。

小说《重生后保护我方祖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