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全部小说> 现代言情> 我在恐怖游戏里做兼职

更新时间:2024-06-21 06:34:52

我在恐怖游戏里做兼职

我在恐怖游戏里做兼职 及及雨下亭 著

我在恐怖游戏里做兼职林白季阳现代言情

热门小说《我在恐怖游戏里做兼职》是作者“及及雨下亭”倾心创作,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。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白季阳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大屏幕亮起,开始播放我被导演意味深长地请拍右手,随后拉进酒店的画面。紧随其后的,是我的同学们给我编造的罪名。有孤立同学的全校通报批评通知;有被不同豪车接送的目击者证词;有经常跟陌生男人出入旅店的照片;还有……破坏他人感情。我凝视着身穿林白同款高奢情侣小套装的李柔,视线下滑,落在他们紧紧相握的双手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被前男友和死对头封杀娱乐圈后,我穿进了恐怖游戏。

所有人都等待着我被审判,我却跟NPC小帅哥谈起了恋爱。

帅哥弟弟不仅完美契合我的所有喜好,还熟知我身体的所有敏感点。

让我不由自主地沉沦下去。

姐姐,你确定吗?

我确定!

1 在我斩获影后的颁奖礼上,一桶猪血泼了我满身。

男友林白手拿话筒,以最亲密之人的身份,当众宣布我的罪名:这个女人靠爬床上位,真正的影后应该另有其人。

大屏幕亮起,开始播放我被导演意味深长地请拍右手,随后拉进酒店的画面。

紧随其后的,是我的同学们给我编造的罪名。

有孤立同学的全校通报批评通知; 有被不同豪车接送的目击者证词; 有经常跟陌生男人出入旅店的照片; 还有……破坏他人感情。

我凝视着身穿林白同款高奢情侣小套装的李柔,视线下滑,落在他们紧紧相握的双手。

脑海里闪过的,是我兴致勃勃地下单了情侣睡衣,林白却冷淡地泼了我一头冷水:江雨乐,我不喜欢这种情侣同款,幼稚。

所以,林白不是不喜欢,只是不喜欢跟我穿罢了。

我哽咽着强调:林白,你是我的男朋友。

林白嘲讽地扫视了我一眼:杀人犯的女儿也配嫁给我吗?

杀人犯的女儿!

这六个字重重敲在我的心上。

我刚想大声反驳,李柔却率先哭诉:雨乐,虽然你曾是我最好的朋友,但当年的确是你爸爸杀了我爸爸。

我现在只有林白了。

求求你,可不可以不要再破坏我的幸福了。

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
有不理智的观众已经开骂,更有极端观众将手上闪着光的东西扔上台砸我。

我想要反驳,大声将当年的真相告诉所有人。

我爸爸没有杀人!

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所有!

他不能死后还被污蔑!

但真相,听在不愿意相信的耳朵里,却是最假的谎言。

李柔自出道便是清纯小白花的形象,林白更是不差钱的豪门大少爷。

他们的说辞远比我,更具备可信度。

我的眼前渐渐模糊,意识消失的前一刻,是林白冰冷的命令:从今天起,江雨乐再也不会出现在演艺圈。

等我再次睁开眼,眼前是一所破旧的学校。

一排闪烁的灯光下,显得越发阴冷。

我被换上了带血的破旧校服,头发也变成了齐肩短发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行字:欢迎来到恐怖游戏:放学后的秘密。

2 我知道这个恐怖游戏。

只有罪大恶极的人,才会被拉进来,被NPC们审判。

难道,我真的是恶人吗?

不等我多想,身后突然凭空出现一股阴冷的气息,踏踏踏的脚步声和喘息声迅速朝我袭来,几乎就贴在我的耳后。

我预感不好,疯狂加速,跑进学校,寻找安全屋。

一层、两层、三层。

就在身后的那双手已经碰到我的衣领,试图掐住我的脖颈时, 我的前面突然出现一堵人墙,速度没停下来的我直接冲进了那人的怀里。

我暗叫不好,紧紧闭着眼睛,等待死亡的到来。

但身后的脚步声却慢慢变远了。

我睁开眼,一抬头,只见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米黄色家居服的男孩子。

他头发有些乱,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,双手环着我的腰,轻轻摩挲。

他见我抬头,冲我微微一笑,拿额头碰了碰我的额头。

他的唇离我的眼睫毛很近很近:你怎么过来了?

又做噩梦了吗?

我一把推开男孩,想向后躲。

他却皱皱眉,又把我卷回怀里,这次贴得更紧了。

姐姐,别瞎跑。

难不成,他也是被投入这个游戏的恶人?

他让我别跑,也是害怕吗?

想到刚才被追的恐惧,我踮起脚,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安慰:好了,别怕,我不走。

男孩微微一愣,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事似的,把头垂向我的颈窝,深深吸了口气。

我有些痒,偏头躲开。

他继续贴近,往我的耳朵里吹气:姐姐,真的好久不见了,好想你。

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,就算跟林白在一起,我们也很少有这么亲密的举动。

我轻轻挣脱开: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学校吧,这里太恐怖了。

男孩明显一愣,随即捞起我的手,十指紧扣:好啊,姐姐,我们走吧。

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暖,我低着头看着他略大的手包住我的小手向前走。

我突然就想问他个问题:为什么你要牵我的手呢?

他扭头看我,有些不解:因为我喜欢你啊,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。

是因为喜欢吗?

3 我和林白刚确认关系的时候,我鼓了很久的勇气,才偷偷拉他的手。

他应激性地躲开,眼神里闪过厌恶,好像在看世界上最恨的人。

那一瞬间,我被吓到了。

现在回想起来,他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世。

我想到林白在人面前从来不肯暴露我们的关系,想到他醉酒时一遍遍唤的柔柔,再想到我每次谈好的角色,在告诉他的第二天就会被换成李柔来演。

更有可能,林白从出现开始,就是李柔给我布下的一场局。

就在我沉浸于回忆里出不来时,走廊上突然响起了四处撞墙的声音。

我抬头一看,竟然是之前追我的那个怪物。

他穿着校服,倒吊在天花板上,长长的舌头快垂到地上,眼珠凸出,布满了红血色。

本该是十分吓人的景象,却因为他接下来的动作显得有些滑稽。

他碰见我俩之后,猛地停住脚步,转身想跑。

但他好像突然分不清方向了,四处撞墙。

在他围着这层楼转到第五圈后,我终于看不下去了,决定帮帮他。

我捡起地上的登,在他下一次路过我,继续转圈的时候,拔起脚步开始追。

倒吊哥,倒吊哥,你慢慢跑,我追不上了!

我给你照亮!

但倒吊哥看我追他,却跑得更快了。

我气得想骂人。

好在,在我的照亮下,他终于找到了方向,匆匆下了楼。

我气喘吁吁地停在楼梯口,却发现旁边一直跟着我跑的家居服男孩,状态像没事人一样。

我拍拍他肩膀,竖了个大拇指:弟弟,你体力真好啊!

你叫什么名字啊?

他摸着我的后背,帮我顺气,眼睛亮亮地看着我:季阳,我叫季阳。

我点点头,刚想找地上歇歇,却发现我后背的那只手不对劲了。

那双手捏住我的侧腰,轻轻按压。

那双手的手指很长,还很有力气。

按、提,轻一下、重一下。

我的腿顿时有些软,差点就要站不住了。

季阳猛得把我抱起来,贴近自己:姐姐,太累了吗?

要小心点。

感受着后背贴着胸口部位的砰砰砰的心跳声,我不由感叹道:受不了了,现在的小孩真是太会了。

4 我咽咽口水,从季阳怀里挣脱出来,向前走了一步,不敢回头直视他的眼睛。

季阳,我们还是快走吧。

绕过楼梯口,是一条黑暗的走廊,每间教室都紧闭着门,只有一个教室里点着一盏小红灯。

一个黑长直的背影正坐在教室中央,疯狂地写着什么。

察觉到我的到来,那人突然停下动作,缓缓向我转头。

厚重的刘海盖住了她一半的脸,惨白的脸上突然冲我微微一笑。

我被蛊惑着想要打开房门。

千钧一发之际,季阳走上前,握住了我的手,令我瞬间清醒。

这回,我清楚地看到了刘海妹身旁数不清的手指骨头,心里一阵后怕。

我拉着季阳的手,不敢再停留片刻。

季阳却阻止了我,示意我往里面看。

只见教室内,刘海妹的头发甩出一个优美的弧度,双手开始加速刷作业,甚至慌乱到弄乱了原本摆放整齐的作业本。

看到这一幕,我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候的自己。

那时候李柔表面上与我交好,实际上却把我当成完成作业的工具。

不仅如此,她还暗示同学我好欺负,最后把全班的作业都甩给我,还含着眼泪PUA我:小乐,你欠了我那么多债,一定会帮我的,对吗?

同样是在这样黑暗又空旷的教室,我写了一本又一本。

看着刘海妹瘦弱又孤独的背影,我轻轻叹口气。

随后拉开门,走到她旁边,把她打翻的作业一本一本整理起来。

她不敢看我,还是在一直写。

为了帮她节省时间,我把剩下的作业本分门别类,翻开到对应的页面。

刘海妹写完一本,我就递一本,就像流水线一般。

这个做法确实提升了效率。

眼看着最后一本完成,刘海妹的双手血肉竟然直接消融脱落,露出白骨。

她将骨手狠狠往桌子上一砸,白骨脱落,新的双手长出,作业也重新变成了高高一摞。

刘海妹痛苦地发出呜呜的声音,却还想继续拿笔。

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一把按住她的手,大喊一句:别写了!

她害怕得一缩,张嘴就要咬我,却听到身后传来季阳温润的声音:是啊,歇一会吧。

刘海妹顿时停了下来,双手乖巧地放在大腿上,一副乖乖听课的样子。

我有些生气。

怎么,我说就不好用啊?

难道是我长得不够帅?

一怒之下,我转身离开教室,往学校外面走去。

路过隔壁厕所时,我敏锐地听见里面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和女人的哀嚎:救救我,谁能救救我?

我探头看去,只见整个厕所的地面都是血,腥气充斥我的鼻孔。

敲门声是从厕所的最里间传来的。

就在我寻找落脚点的时候,季阳猛地把我抱起来,一步一步向里走。

在他的怀里,我很有安全感。

5 季阳轻轻地把我放到窗檐上,一只手环着我,另一只手扭开了最里的隔间。

只见一个只有眼眶没有眼球的女生缓缓从隔间里走出来,用手里的拖把胡乱地擦着满是鲜血的地板。

怪不得一直擦不干净呢。

我忍不住开口:左边走两步。

无眼女听到我的声音,举起拖把就要往我的方向戳过来,又在即将碰到我的时候停了下来。

她静静地想了想,转身按照我的指令,往走边走了两步。

左边一步向前,转身顺着这条路直行。

就这样,因为有我的指路,无眼女总算将地板都拖干净了。

我想跳下窗檐,季阳率先抱起我。

他扣着我的肩膀,向自己的方向倾斜,好像要把我整个人都按进他的身体里。

他的身上好香,有橘子的味道,是我最喜欢的味道。

季阳轻轻在我额头落下一个吻,然后把我放在地上。

再睁眼,他消失了。

小说《我在恐怖游戏里做兼职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